考迪乌龙全队状态不佳狼队客场不敌伯恩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考迪

北京时间3月29日23:00,在结束了国际比赛日后,狼队终于又迎来了久违的英超联赛!

本轮联赛,狼队去到特夫摩尔球场迎战伯恩利。首回合交锋,狼队曾经凭借希门尼斯的进球在主场1:0小胜。不过由于国际比赛日,去到墨西哥国家队的希门尼斯被努诺安排在了替补席,此外特劳雷也轮换去往爱尔兰国家队的多赫蒂首发。

首发:11-帕特里西奥;16-考迪(C)、27-赛斯、15-博利;28-穆蒂尼奥、8-内维斯、32-登东克尔、37-特劳雷、19-乔尼;7-卡瓦莱罗、18-若塔

替补:21-鲁迪、2-多赫蒂、9-希门尼斯、10-科斯塔、17-吉布斯-怀特、29-维纳格雷、49-基尔曼

开场仅仅80秒不到,伯恩利前场任意球开到前点,狼队后防注意力不太集中,让克里斯·伍德得球,后者晃过帕特里西奥后推射打到立柱后弹回到解围的考迪身上窜入球门,狼队0:1落后。这也是考迪本赛季的第三粒乌龙球。

此后上半场两队均没有获得比较有威胁的射门机会。临近半场结束前登东克尔在一次争抢中眼部受伤接受治疗,让上半场补时补了接近5分钟后裁判才吹响半场结束的哨音。

下半场第49分钟,登东克尔突破到右侧底线倒三角横传,然后无人防守的卡瓦莱罗将球打高,狼队错失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第59分钟,狼队连换两人,多赫蒂、希门尼斯登场,替下了登东克尔与卡瓦莱罗。

第77分钟,伯恩利前场麦克尼尔得球后面对赛斯,连续晃动后起脚远射打入死角,狼队0-2落后。

最终,在3月国际比赛日结束后的第一场比赛,狼队0:2不敌伯恩利。考迪3天后,4月3日02:45,考迪狼队将再次在联赛中主场迎来红魔曼联。

《佩恩先生》:波拉尼奥笔下被围困在时间中的漂泊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巴列霍

原标题:《佩恩先生》:波拉尼奥笔下那些被围困在时间中的漂泊者在短篇小说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中,波拉尼奥写了一个名为《圣西尼》的故事,关于漂泊在西班牙的“我”与作家圣西尼如何依

在短篇小说集《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中,波拉尼奥写了一个名为《圣西尼》的故事,关于漂泊在西班牙的“我”与作家圣西尼如何依靠参加小说比赛谋生计。熟悉波拉尼奥的读者会发现,这个故事其实来源于波拉尼奥本人的真实经历。

1977年,身怀革命与文学理想的波拉尼奥漂泊欧洲,游荡在巴塞罗那的海岸边,依靠打零工和写小说谋生。写于1981年或1982年的《佩恩先生》,就是这段骄傲又不幸的时期的产物之一(“我作为一个作家,从来也不像那时感到那么骄傲和不幸”),他将这部小说及其所获的奖项看作是:一头红皮毛水牛为生存而必须外出捕食而获的奖。

自然,这个说法中存在着自谦,以及为形势所困的意味,写小说首先是为了喂饱自己的肚子。到了90年代之后,这种对生存的需求开始扩大,为了养活家人,也为了能在死后给儿子留一笔遗产,波拉尼奥开始更勤奋地写小说,在生命的后十年,他留下了几百万字的小说。

如同对生存的需求成为波拉尼奥小说写作中与生俱来又难以摆脱的命数,在阅读《佩恩先生》后,你会发现他在后期小说里,那些侦探元素与迷宫般诡异的情节、历史与虚构的交织、在破碎的理想与现实中无法挣脱的主角,几乎以一种自发的方式出现在这部小说里。《佩恩先生》,它是波拉尼奥小说宇宙的开端,一个尚未完整但已经锋芒渐露的雏形。

小说的故事主线简单到几句线年的巴黎,名为皮埃尔佩恩的“我”受雷诺夫人的委托去给一位名叫巴列霍的病人看病,途中“我”被两名西班牙人阻挠而放弃救助巴列霍,十多天后,我收到了巴列霍的死讯。

在小说中,当佩恩先生答应西班牙人放弃治疗巴列霍后,故事似乎变得与巴列霍无关了,波拉尼奥将重心放到了叙述者身上“我”游走在空旷又多雨的巴黎,遭遇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人,制作鱼缸的双胞胎、夜总会守门人、曾共同学习催眠术的旧友;与此同时,“我”的精神世界也面临崩溃,幻觉和梦境来回纠缠着“我”。

“我”为什么会遭遇这些?巴列霍的死又意味着什么?当小说结尾时,这些谜题似乎并没有得到应有的解答。

波拉尼奥从不忌惮用历史事件和人物作为故事的原型。《护身符》中的墨西哥事件,《2666》里的华雷斯谋杀案,包括以化名或真实姓名出现在小说中的拉美作家们。在《佩恩先生》的作者手记里,波拉尼奥就向我们表明:巴列霍的死以及佩恩先生本人是真实存在过的。言下之意也是,要想得知小说的真相,得从历史中寻找线索。

小说中的巴列霍先生原型来自秘鲁诗人塞萨尔巴列霍,1892年出生,1920年因为思想激进被捕,1927年流亡欧洲,1930年在西班牙内战中投入反法西斯战争。1938年,巴列霍在巴黎的一个下雨天辞世,死后逐渐被看作是比聂鲁达更伟大的西班牙语诗人。

在时间上,小说对巴列霍之死的描述与历史吻合,区别在于,现实中大多数医生认为巴列霍是被饿死的,小说中的巴列霍则是患上了一种打嗝的怪病,被关在一家有着圆形楼梯、宛如迷宫的医院里。在佩恩先生跟随雷诺夫人探望巴列霍之后,两名西班牙人给了佩恩先生一笔钱,让他忘记、不要参与巴列霍的事情。

当历史部分与小说虚构的部分结合起来时,佩恩先生、巴列霍、西班牙人之间看似没有因果的关联有了答案:1938年,西班牙内战期间,曾参与内战并站在反法西斯阵营的巴列霍遭到迫害,佩恩先生在无意中参与其中,被身为法西斯者的西班牙人阻挠,巴列霍最终被。

一个打嗝而死的人,一场无形的政治阴谋,被莫名卷入的参与者,波拉尼奥对巴列霍之死的再现正是他小说中常见的叙事谜团,因果关系被抹去,混乱又破碎,连接荒诞情节的是不可名状的恐惧。在波拉尼奥的另一部小说《智利之夜》中,巴列霍作家名为卡纳莱斯的女作家在自己家主办一个著名的文学派对,一方面帮助自己笼络资源,一方面又默许身为秘密警察的丈夫把来往作家关在隧道里审讯。当真相揭晓时,往往又呈现出超越表象的恐惧,也带有阴谋论的意味。

回到小说中的第二个问题,“我”佩恩先生为什么会在脱身巴列霍的事之后遭遇这些?在交代佩恩先生光怪陆离的遭遇同时,小说也由“我”逐渐说出了自己的过往经历。

皮埃尔佩恩,二十一岁的时候参加过凡尔登战役(1916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耗时最长的战役),双肺被烧坏后奇迹般生存下来,靠着残疾人的微薄补助生活。小说中“我”有过这样一段自述:“也许为了向满不在乎地把我置于九死一生境地的社会表示拒绝,我放弃了可以被认为是一个青年人的人生有用的一切,而致力于神秘学……”在研究神秘学期间,佩恩结识了名为特泽夫和普勒默尔博杜的好友,三人时常待在比他们年长的里韦特先生家中。

眼下,1938年,佩恩与好友分散,独自一人依靠催眠为业,西班牙内战正在进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无论是佩恩背负旧的战争创伤,活在新的战争阴影下的状态,还是他的遭遇其中有一段写佩恩跟随三个印刷工人在巴黎午夜游荡,穿梭于舞厅和酒吧,在一个半地下赌场遇见名为“皇后与屠夫”的色情表演,最后独自在无人的库房中醒来人物的经历和情节安排都让人想起法国作家乔治巴塔耶的《天空之蓝》,一部讲述西班牙内战期间,绝望的青年托普曼为了逃避战争带来的动荡,终日将自己沉浸在酒色中。

与托普曼类似,佩恩也面临着战争阴影下如何与现实相处的问题。一方面,他喜欢雷诺夫人,也渴望拯救巴列霍,即便是收了西班牙人的贿赂后,他也尝试着进入迷宫一般的医院寻找这位病人。在他那些古怪的梦境和遭遇中,巴列霍的幻象也时常纠缠着他:“那个人影又打嗝了…….那个人在那里假装巴列霍的打嗝声。”他的行为和潜意识都在努力和这个现实产生一些有益的连结,但这些尝试又总是变得徒劳,巴列霍未能存活,雷诺夫人消失之后带着新任丈夫回来。

与此同时,佩恩似乎意识到造成他与现实之间的隔阂是因为他的过去。作为一战的幸存者,他对这即将再次燃起战火的世界失去了原本应有的责任和价值,他断绝了和里韦特先生的关系,因为他意识到他们都是眼前这个“地狱”的旁观者,远离里韦特就是在与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当他遇到曾经的好友、现在的法西斯主义者普勒默尔博杜时,他愤怒地将酒泼在对方脸上,也可以看作是他试图挽回自己的价值还能在战争中找到自己的立场,即便这个举动显得无助和幼稚。

摆脱过去,在现实中找到新的自我,佩恩失败了,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眼中的正轨:纯粹而简单的绝望与情绪低落期交替出现。“困在时间中。”他没有了过去,也失去了现实,成为当下的漂泊者。而如同历史中的巴列霍之死无法被改写,佩恩的失败几乎是小说必然的结果,并持续牵引出波拉尼奥小说里最常见也最重要的母题之一被践踏和埋没的理想混杂着对现实的不安,将主人公永远地围困在其中,直至死亡。

在小说的最后,波拉尼奥通过另一个叙述者的口吻,以人物小传的方式(后来波拉尼奥以这种方式创作了《美洲纳粹文学》)讲述了小说中人物们的经历,皮埃尔佩恩在二战结束后的1949年,累死在工作中:“直到有一天他的肺脏受不了,累死了。他死在我的怀里,在多雷夫人夜总会的老板办公室里。”

《佩恩先生》:小说之镜中的波拉尼奥

巴黎不属于波拉尼奥,巴黎属于科塔萨尔,但巴黎又不只属于科塔萨尔,它还属于众多二十世纪拉美作家,包括塞萨尔巴列霍。

“我会死在巴黎,在一个下雨天”,巴列霍亲手写下的诗句成为了一个预言,1938年4月15日,他果真在雨中的巴黎去世了。他不知道自己牵肠挂肚的西班牙内战最终以佛朗哥的胜利而告结束,也不知道自己最终会成为拉美现代诗歌的领军人物,更不会知道四十多年之后会有一位叫波拉尼奥的智利作家写出一本叫《佩恩先生》(1984年初版时名为《大象之路》)的书,写的恰恰是他生命中最后的那段时光。

《佩恩先生》是波拉尼奥的第二本小说,不过却是他的首部独立署名的小说作品。小说以第一人称视角展开,讲述了皮埃尔佩恩受友人所托试图用催眠术来治疗一位叫巴列霍的病人的故事,这位病人罹患不停打嗝的怪病,医生们都束手无策。然而佩恩却接受了两个神秘的西班牙人的贿赂,同意停止治疗巴列霍,尽管后来他曾试图再次诊治那位秘鲁病人,却最终无果,病人还是去世了。直到故事最后波拉尼奥才给我们揭示了病人的真正身份:一位名气不大、非常贫穷的秘鲁诗人。读者若对二十世纪拉美文学有所了解的话,会很自然地得出结论:这位诗人就是塞萨尔巴列霍。

波拉尼奥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其个人经历的投射,在多部小说中出现的阿尔图罗贝拉诺往往被看作作家本人的化身,而故事发生的场景也通常是墨西哥、智利、西班牙等波拉尼奥本人曾居住且极为熟悉的地区。那么,为什么要写巴列霍?为什么要写这样一则在巴黎发生的故事?《佩恩先生》是个例外吗?实际上,当我们对自己提出类似疑问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找到了解读这本小说的密匙(之一?)。因为整部小说就像是面镜子,照出的是波拉尼奥本人的模样。

塞萨尔巴列霍1892年出生于秘鲁安第斯山区小城圣地亚哥德丘科,后来辗转来到秘鲁首都利马生活,在那里,他曾因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入狱,最终在1923年永远离开了秘鲁,来到巴黎定居。就像《佩恩先生》中描写的那样,巴列霍在巴黎极度拮据,日子过得很惨淡,可也正是在巴黎,诗人生出了坚定的信仰,还加入了西班牙。秘鲁文学评论家何塞米格尔奥维多认为完全可以按照这种地理位置的迁移来划分巴列霍的诗歌创作的不同阶段,也就是家乡-利马-巴黎(欧洲)这三个阶段。巴尔加斯略萨则在《悲剧诗人塞萨尔巴列霍》一文中总结说,巴列霍的一生有两个关键词:不公和痛苦。这些无一不使得我们联想到波拉尼奥:在智利出生,后移居墨西哥,在1973年皮诺切特政变时返回智利斗争未果被捕入狱,后远离故土来到欧洲,一生中的大部分时光都过着并不富裕的生活。

波拉尼奥在接受罗慕洛加列戈斯文学奖的演讲中曾经引用了这样一句话:“一个作家真正的祖国是他的语言”,波拉尼奥既像是智利人,又像是墨西哥人,还像西班牙人,或者说是无可争议的西语人,很可能正是这个缘故,在波拉尼奥于2003年去世后,墨西哥作家豪尔赫博尔比会说“最后一个拉丁美洲作家去世了”。因为自波拉尼奥之后,似乎很难再找到一个可以像他那样完美体现拉丁美洲整体性的年轻作家了。从秘鲁到巴黎,最后投身西班牙的反纳粹斗争之中,塞萨尔巴列霍的身上也散发着超脱国界的气息。有趣的一点是,巴列霍的文学贡献在其在世时远未得到应有的认可,可如今他已经成为了西语文学史上最重要的诗人之一,这和卡夫卡的遭遇很像,因为二者所描写的东西不属于那个时代,而属于未来,他们的作品和读者的认知力之间有时间差。换句话说,巴列霍的诗作描写的不是秘鲁,不是拉美,更不是西班牙内战,而是人类共通的东西:是暴力,是贫穷,是死亡,是怯懦,是勇气……很可能塞萨尔巴列霍是最早启发波拉尼奥认识到这些的人。波拉尼奥也写暴力,写死亡,写全人类共有的问题,幸运的是他和读者之间没有那么大的接受距离,因为我们人类就正处在这样一个暴力横行的时代,历史之悲,文学之幸。

或许《佩恩先生》中并非只有巴列霍是波拉尼奥本人的投射,主人公皮埃尔佩恩身上也有波拉尼奥的影子。佩恩相信针刺疗法,相信催眠术,就像波拉尼奥对文学的执着一样,但是因为生活窘迫,他接受了贿赂,违背了医生(如果他算得上是个医生的话)的职业道德,同意中止救治巴列霍,波拉尼奥虽然从未放弃过文学创作,但也曾为了谋生做过许多卑微的工作。小说中有许多场景(例如那几场梦境)描写佩恩的挣扎,这些挣扎无疑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写作此书时的波拉尼奥本人的内心写照。

皮埃尔佩恩在小说中有过蜕变和进化。小说中间部分有这样一个场景,急于回家寻找记有雷诺夫人电话的笔记本的佩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但却被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伙捷足先登了,那人“眼眉上贴着一贴膏药,膏药边上露出了一些缝合的针脚”,一看就绝非善类。佩恩坚信那人不可能在自己之前先看到出租车,因为“出租车停下时,他根本就不在附近”。可是他并没有据理力争,而是求助似的望向司机,想让司机决定两个人中谁能够上车,但是司机只是耸了耸肩,意思是问题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在事实和道理清楚无疑的情况下,作为旁观者的司机选择置身事外,而佩恩也无意维护自己的利益,他说:“我很高兴把车让给你。”可是忍让换回的只是羞辱。那人给佩恩的回应是伸出两只手,揪住他的翻领,把他悬空提了起来,咒骂了一句,然后把他丢在了地上。佩恩感受到了自己的怒火,想要还击,但是他压抑了下来,在出租车开走后可笑地想要摆出一副随意的表情,试着走了几步,觉得不疼。

佩恩的举止像极了面对纳粹威胁的法国政府,实际上包括佩恩在内的知识分子的命运也确实与那场世界大战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波拉尼奥特别擅长写这样的知识分子,甚至国内曾有一位教授总结说《2666》对知识分子的描写使他想起了一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然而在2013年接受笔者访谈时,波拉尼奥作品的主要编辑伊格纳西奥埃切巴里亚就曾提出了相反的看法:

“我太不同意这个观点。诚然,知识分子在波拉尼奥的作品中并没有什么很高大的形象,不过现实生活中的知识分子其实也有这一面。我们这些作家很多时候都是无足轻重的,总是会被他人遗忘,我们有时也会异常迷茫,当然也有些作家非常狂妄自大。文学的世界就是这样,浪漫又虚荣,波拉尼奥恰恰利用了这一点来影射生活本身、来展现人们的不幸与苦难,编出了一场属于世界的‘闹剧’。”

《佩恩先生》似乎佐证了伊埃切巴里亚的观点。在小说的最后,佩恩证实了普勒默尔-博杜已成为佛朗哥的爪牙,他隐约推测出之前的行贿事件、自己被阻止接近巴列霍的事件都是由普勒默尔-博杜领导的西班牙人团体主导的阴谋,目的很可能是害死巴列霍。作为读者的我们知道,塞萨尔巴列霍自西班牙内战爆发之初就坚定地站在共和国政府一边,他甚至是巴黎伊比利亚美洲人保卫西班牙共和国委员会的创始人之一,他在1937年出版的诗集《西班牙,我喝不下你这杯苦酒》起到了极大的支援西班牙共和国政府的宣传作用。佛朗哥对待异见知识分子一向手段毒辣,将加西亚洛尔卡刺杀于格拉纳达就是个例子,这次对待塞萨尔巴列霍只不过是故技重施罢了。皮埃尔佩恩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成为了法西斯分子的帮凶,而更令他接受不了的是自己的信仰受到了普勒默尔-博杜的践踏。普勒默尔-博杜对佩恩说:“我将把跟催眠术有关的知识用在对俘虏和间谍的审讯方面。(这)是一件很有成效的事情,我向你保证。”

这次佩恩终于爆发了,他抄起对方面前掺了水的朗姆酒酒杯,猛地把酒泼到了普勒默尔-博杜脸上。这是作为知识分子的佩恩的爆发,就如伊埃切巴里亚所言,此时的佩恩将迷茫和虚荣转换成了一种浪漫。然而佩恩立刻又虚张声势地声称自己有把手枪,普勒默尔-博杜则马上识破了这个拙劣的谎言,他说:“我同情你。你跟我一样老了,你还根本不知道自己站在哪一边。(……)我同情你,真的,真的,你值得同情,真的,真的,我同情你……”无足轻重、被人遗忘、异常迷茫、虚荣但又浪漫,这就是波拉尼奥笔下的知识分子,这就是波拉尼奥本人。

读完《佩恩先生》的中译本后,我第一时间在豆瓣写下了一则短评,不妨就再以它作为本文的结尾:“波拉尼奥这颗药丸会使人上瘾,在这种药力的作用下打了五星。这是一本渐入佳境的小说,当然要承认这不是波拉尼奥最好的作品,不过那些波拉尼奥后期作品中的经典元素都出现了:法西斯、寻找、暴力、艺术、‘侦探’……要理解‘波拉尼奥宇宙’,就得一本不落地读,正着读,巴列霍作家反着读,也许还可以倒立着读。”

所以,哪怕不是波拉尼奥最棒的作品,我们也必须读读《佩恩先生》,因为我们要读的不只是一本小说,还是那个小说之镜中的波拉尼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巴列霍

习向古共中央劳尔·卡斯特罗和古巴新任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致贺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洪尼-卡斯特罗

新华社北京10月11日电10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洪尼-卡斯特罗国家主席习分别致电古共中央劳尔·卡斯特罗和古巴新当选的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祝贺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特别会议成功召开,并选举产生国家主席。

习在贺电中指出,劳尔·卡斯特罗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古两国人民结下深厚友谊,中古已成为真诚互信、命运与共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

习强调,我高度重视中古关系发展,愿同劳尔·卡斯特罗保持密切沟通,共同谱写新时代中古友谊新篇章,愿同迪亚斯—卡内尔主席一道努力,不断拓展两国合作广度和深度,推动中古关系行稳致远。

有没有什么国外的歌像莎拉布莱曼唱的卡斯特罗集市那样即古典又好听?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卡斯特罗集市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洪尼-卡斯特罗

对了!希腊的josh groban也很棒,看过troy吧,那个片尾曲就是他和一个东欧的duet

还有那个意大利的盲人歌唱家andrew bocelli的民歌也不错!不是很古典但很好!

还有古典辣妹bond!还有一个amanda(好像是这个,cd不在手头)的女声,也不错

明日方舟黎博利族原型是什么 黎博利有哪些干员

明日方舟黎博利族原型是什么,虽然黎博利全员都有非常明显的鸟类特征,博利但是暂时无法确定黎博利的词源,可能是源自liberate,博利代表自由的意思。

赫莫的头饰明显有猫头鹰的特征(不知道为啥,看到这猫头鹰一本正经的表情我特别想笑)。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博利

狼队官方:中卫博利在训练中严重受伤初步检查为腓骨骨折

10月27日讯 据狼队医疗主管菲尔-海沃德透露,球队中卫威利-博利在昨天的训练中“严重受伤”。

据悉,博利目前正接受脚踝骨折的检查,博利他并未随队前往纽卡斯尔参加接下来与纽卡的比赛。博利

海沃德表示:“非常不幸,威利在之前的训练中左脚踝严重受伤,初步检查显示他遭遇了腓骨骨折,未来几天将进一步对他进行检查以确定是否需要进行手术。如果需要手术的话,将会在下周进行。”

2018年夏天,博利以1200万欧元的转会费从波尔图加盟狼队,并成为球队的主力中卫。本赛季,博利代表狼队各项赛事出场16次,贡献了1球1助攻的数据。

球员的内收肌伤势恢复良好,球员已经开始户外康复,并将在未来几天内恢复训练。

球员在本周的室外康复训练中取得了不错的进步,已经在对阵纽卡赛前随队训练。

球员接受了右前交叉韧带修复手术,手术效果良好。已经回到球队基地开始早期康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博利

状态下滑?狼队中场万博内维斯要踢得更 “深”

英超上赛季最大的黑马狼队,在上赛季的英超联赛表现很是出色,最终还收获了欧联杯的门票。在上赛季狼队也得到了英超官方合作伙伴万博的青睐,本赛季狼队由于赛程紧密,球队受到多线作战的影响表现并不出色。不过目前随着各大赛季的不断深入,狼队在与万博体育【携手后,虽然表现并不出色,但狼队整体也拿出了很强劲、很出色的韧性。不过对于球队接下来在各大联赛走的更远的无疑也是胜率。

狼队上一战在主场以1-1战平了南安普顿,在于南安普顿的交战,也是狼队多名主力大将在结束了国家队的交战后,回归俱乐部的首战。不过从狼队和南安普顿的交战来看,狼队的表现并不出色,而且此战狼队中场大将鲁本-内维斯的表现下滑也较为明显。

从狼队近来的比赛中来看,鲁本-内维斯在主帅努诺的首发阵容中的位置也在不断的下降。从狼队与南安普顿的交战来看,鲁本-内维斯整场的活跃范围大多都没有越过中线。要知道鲁本-内维斯在过去的两个赛季作为中场的他,曾贡献了10个进球和4个助攻。鲁本-内维斯目前在狼队队中的活跃范围似乎看起来并非是明智之举。

鲁本-内维斯如果在狼队队中能在球场上挑起进攻的重任,内维斯在球场上踢得更远。这样狼队也能从他的进攻能力中收获不一样的汇报。多尔蒂

除此之外,鲁本-内维斯目前在狼队队中的关键球传球能力也有所下滑。关键传球的下降也影响着鲁本-内维斯在球场上发挥的实力。接下来对于鲁本-内维斯来说,如何的尽快的做出调整,找回状态才是关键,而鲁本-内维斯的转变对于整个狼队来说也将会是有利的。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多尔蒂

葡萄牙中场内维斯:对欧预赛取胜充满信心

新华社里斯本9月3日电(报道员 陈柏乔)正在足球城备战欧锦赛预选赛的葡萄牙男足球员内维斯3日对媒体表示,球队对赢得接下来的两场客场比赛充满信心。多尔蒂内维斯

“我们知道接下来的两场比赛非常重要。”效力于英超狼队的内维斯说,“但取胜的关键在我们自己。如果球队能表现出最佳状态,我们将很难被击败。”在被问及队友情况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多尔蒂内维斯说:“佩佩的伤停是球队的损失,但我们仍有许多优秀的球员。”“(1.26亿欧元加盟马竞的)费利什已成为年轻队员的榜样。”

葡萄牙队目前在小组中仅排名第四,接下来的国际比赛日中“五盾军团”将连续在客场对阵塞尔维亚和立陶宛队。其中对阵目前小组第三的塞尔维亚队的比赛尤为关键。对此内维斯表示:“塞尔维亚有很多优秀球员,但我们将加强对球权的控制并力争三分。”

苏贞昌称陈同佳案有“魔鬼”,呛完“哼”一声掉头就走 ,台媒的评论有点狠

官方:狼队与后卫主力考迪和多赫蒂续约至 2023 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chellesfords.com/,考迪

虎扑 2 月 16 日讯 狼队官方宣布与两名后防主力考迪和多赫蒂续约至 2023 年。考迪

队长考迪参加了球队本赛季的英超每一分钟时间,自 2015 年转投狼队后,25 岁的英格兰中卫已经成为了球迷最喜爱的球员之一。考迪在球队的前两个赛季司职中场,但努诺来到球队后将他后置到中卫位置,他也用出色的表现帮助狼队赢得英冠冠军,整个赛季有 24 次零封对手。升入英超后考迪延续了出色的表现,考迪本赛季他是努诺 3 中卫体系阵中的核心球员之一,帮助狼队暂居联赛第 7。

多赫蒂是目前在队内效力时间最长的球员,他也与狼队续约 4 年半,这名爱尔兰国脚早在 2010 年便加入了球队,本赛季他完成了代表球队的第 200 次联赛出场。27 岁的多赫蒂不仅防守出色,还有很强的进攻能力,各项赛事已经收获 6 球,是英超赛场上进球最多的后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