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香水的制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蒸馏法: 当植物原料放在沸水里面的时候,包含着香味的精华油随着水蒸气逸出,当蒸汽冷凝成水,油脂便漂于水面之上,然后就可以把它们收集起来了。这个过程可能要重复几遍以得到纯度尽可能高的香油。19世纪晚期,蒸馏萃取技术的运用使这项工艺改进了很多,用这种方法时,蒸汽是通过在冷水里的细管子冷凝的。

萃取法: 用可挥发的溶媒提炼 香料被放在有孔的金属盘里面,再放进提取器中,让挥发性溶剂(比如)通过提取器,然后进入蒸馏锅,在那里变成一种半凝固的物质,叫“凝冻”(concrete)。“凝冻”包括精华油和一种叫玫瑰蜡的蜡状物质。用另一项使用酒精的技术可以使两者分开。这样制成的尽可能纯粹和高浓度的精华油,被称为香精(absolute)。这种香精很昂贵。拿晚香玉香精来做例子,它现在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要贵。

油吸法: 这是一项古埃及人运用的方法,一直沿用到20世纪。方法是把花头放在油里或者脂肪里,将其香味吸收下来。香水师在这里利用了花的特性,那就是有些花即使是被摘下来了,还能够继续分泌油脂。在法国,从17世纪起,特别喜欢用茉莉花提取花香。用涂了特制脂肪的玻璃铺放花朵,再用酒精来提炼精华油。这种方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现在已经不用了。

压榨法: 这种方法通常用来提炼柑橘类果皮里面的香油。果皮被放在滚筒中间,香油就在离心力的作用下分离出来了。换句话说,是旋转的力量将油抛了出来。

香水业中,还用一种新近才发展出的方法获取香味。这是一种被称为“真空提炼技术”或者“活花技术”的系统,在理论上,它可以使任何物质的味道被保留下来,比如花香,或旧靴子的味道也可以(如果你真想要的话)。

实施这种方法的时候,先把一种有香味的物质,比如一朵花,放在一个特制的容器里面,容器被抽成真空状态,过了一会儿,花香就散逸在容器里,约一个半小时以后,散出的味道被抽进一个气体分化仪,它会对逸出物的基本成分进行精确的分析和测量。

在更大规模的生产中,可以对分析的结果进行比例相似的化学模拟,香味就可以被大批量地复制出来了。

这是一种新技术,现在还非常昂贵而且工序比较复杂,但是它为香水师提供了全新的香水制作方式,现在已经有一些香水在制造中使用这种方法了。

形成过程:小样试配–按工艺加入加香媒介–将小样放大。

目的:头香、体香、基香–香气通过定香剂的作用–按工业化生产检验香精实际效果,满足人们的使用要求。头香、体香、基香要连贯,香气和谐、考迪优雅、扩散性好,香气通过定香剂的作用使香气长久保持原来香型及香气特征。

大多数专业的调香师都是在专业学院中学习过香水制作艺术的。比如著名的设在法国格拉斯(Grasse)的纪芳丹.若勒香水学校(Givaudan-Roure)。那里设置了一系列的课程,包括现场的实验和在企业做一段时间的实习学徒,学习时间需要6年。

制造新型香水是调香师的最高艺术,但是他们还有更实际的责任。比如当某种原料用完的时候,使用代用品重新配比以保持香水长久的销势。调香师也必须使新的成分和原来的成分混合无间,这样就不会受植物减产和原料缺乏的威胁。

整个香水工业对味道强烈的香油持一种谨慎的态度,香水的成分必须符合国际通用的环保和健康方面的标准,很多原料,包括一些化合物,在没有做化学方面的限制之前,都不能使用。有些还要用其它的代用品,因为在那些原料中发现了有毒的迹象。很多调香师都在从事这一类的工作,或者为香皂、浴液、空气清新剂中的香味剂提出专业化的建议,这些工作往往更加繁重,比调制迪奥之魔(Diorissimos)和光阴的味道(Lair duTemps)这样的新品香水的任务要繁忙得多。

在国际市场上,推出一款新香水是一种困难重重的商业行为,一般需要有细致的市场调研和坚实的财力支持做后盾。因此,调香师在研制一款新香水之初,就须考虑香水的类型和价格。当然,也有可能在调香师介入此事之前香水的类型和价格就已经决定了。销售价格必须确定,广告和市场推广的费用也必须确定,代表香水类型的形象要得到一致的认可,最要紧的是还须设计一个合适的瓶子。令人惊奇的是,整个计划的激活往往是从香水的名字开始的。

当前,几乎所有的调香师都为一到两个大型的香水制造企业服务,那些有自己的制造和销售网络的人除外,比如尼古拉(Nicolai)和伊莎贝尔(Isabell)。只有几个超级香水企业比如娇兰(Guerlain)、夏奈尔和巴铎(Patou)等有自己的调香师,而且他们一般都不会改变自己的从属关系。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调制过洛卡斯女士(Madame Rochas)和古驰一号 (Gucci No.1)的纪.罗伯特(Guy Tobert)。

随着对香水要求的明朗化,制造公司有时是不止一个公司就开始进行流程化的处理,诸如提供样品,讨论变化方案,直到最后敲定并选择一位调香师来具体负责调制工作,等等。

调香师的“鼻子”: 由于香水业需要极敏锐的嗅觉,所以,有时候人们称调香师为“鼻子”.调香师让自己的鼻子进入状态,面前的桌子上满是装着精华油和化学合成物的瓶子。他要在其中挑选可以架构新香水的原料。也许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来体验数百种香味,从而得到一个配方。一种香味可能对另一种香味构成影响,怎样使某一种香味变得明显,或者保证一种原料不要盖过另一种的效果。最终产品可能隐含了香水师自己惯有的风格-比如特别喜欢用某种成分,或者偏爱某种配方的比例,因此往往会有招牌式的痕迹。但是压倒一切的准则是要符合客户提出的要求,而这些要求有时是相当难以满足的。这方面的故事有很多。例如美国的一个性格古怪的百万富翁要求欧内斯特.达尔多夫(Ernest Daltroff)调制一种香水,能让人联想到在香槟酒里沐浴,令欧内斯特啼笑皆非。现在这种香水在市场上还有卖,并且在某种宗教仪式中派上了用场。

当佛敏尼斯公司(Firmenich)的雅克.卡佛里尔(Jacque Cavallier)接到三宅一生第一款香水的定单时,客户要求是香水的气息要像新鲜的水一样清新。虽然香水师对能否满足这一要求并没有足够的自信,但是一生之水后来确实成了最畅销的香水。

快速地调制出香水是不可能的,只要嗅几次,鼻子就迟钝了。所以在一种香味和另一种香味之间,可能要经过几小时甚至几天的时间间隔,才能再次测试。测试香味的留存能力要用到科学的分析法,客户有时会自己组织测试小组复核,或者做进一步的检测。这样,推出一款香水,把它送进市场的过程也许要持续数年,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不过现在也很少有考迪的吸引(Laimant)香水那样拖沓的例子了。那款香水为了力求完美,花了整整5年的工夫。不过还有更过分的,娇兰推出爱之歌(Chant dAromes)竟然准备了7年的时间。

香水的成份: 专业的调香师会对香水这种混合液体的配比极尽精细之能事。大多数香水包括50~100种成分,有的还会更多,200种也很常见。乔治欧.比弗利山(Giorgio Beverly Hills)的翼(Wing)牌香水就号称有621种成分。另一款红(Red)则有近700种。

这些成分中,最主要的部分是化学合成物。有些可能会来自植物,而更多的来自焦油,凡士林和其它更匪夷所思的材料。每种成分的用量必须得到精密的控制,在科技高度发展的现代,计算机等新技术被运用来精确地控制和存储香水原料。这些技术为大工业生产提供了很好的前期准备工作。

香水制造步骤: 制造香水的第一步是要准备很多种类各异的精华油,有些品种可以用较长的时间提炼,有的却要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比如生长在东南亚的香油树花就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内采摘并立即着手萃取。因此萃取的设备就设在香油树的周围,蒸馏后的产品立刻被存储进大缸。香水师在现场得到萃取物或者向当地的批发商和其它二手公司购买原料。

下一步,根据那些鼻子提供的配方,将所有用到的成分混合到一起,这需要花几个星期的时间。再用酒精稀释那些混合物,达到预先设计的浓度。最后储存在一个铜制的容器里,使其香味更加醇厚。然后才是装瓶和等待面世的最后环节。

制香业现在是大规模生产的行业,香料不仅用在香水上,而且扩展到包括洗浴用品的家居用品上,还被广泛运用在调味料上。香味扑鼻的菜肴显然会刺激食欲,而香味剂的原料可能正是香水用的原料。

有很多大公司在全球很多国家都有分支机构。他们销售香水和食用香味剂,与较小一点的公司一起,给大多数调香师提供了就业机会。但是还有一些调香师是游离于主流的香水工业之外的。他们用少量的工人以传统的方法制作香水,并且在自己的铺子里销售,产品还包括其它一些品种的东西。从他们那里可以得到相当珍贵的产品:用龙涎香和沉香木制作的香水;为少数人的口味特别调制的香水和一些有特殊效果的香水;还有为鉴赏家们特制的香水。其中如贵德香水公司(Perfumers Guild)的约翰.柏里(John Bailey)就曾为英国作家巴巴拉.卡特兰德(Barbara Cartland)度身定制了浪漫之香(Scent of Romance)。 这一类的香水绝大多数依赖于天然原料。从店堂的环境和氛围上看,非常接近娇兰早期推出的第一款香水的格调,那是为了某一次晚会而推出香水。香水的调制由此升华到一种艺术境界。

调制香水的原料很多,按传统分类,一般划分为人工和天然两种。事实上,这种划分并非准确无误。与香水原料有关的最频繁的争议之一,就是天然与人工原料之争。一种原料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并不就此决定它是否安全,其中还有许多其它因素。由于天然原料使用历史长达数千年,而人工原料的使用还不到一百年,天然原料自然会得到更高的认同度。但是,天然原料却不一定能达到人工原料的功效,原因就在于有进行分离,天然原料中其它物质也发挥着功能,并影响了主要物质的作用。

所谓天然原料,按传统意义,是通过物理分离方法,例如蒸馏和提取,从生物或动物材料中获得的物质。最终得到的原料与原材料的化学成分基本相同,只是以一种浓缩的形式存在。这些精练香精通常含上百种不同化学元素。甚至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的物质与原物质并不确切相同。

在古文明时期,浸软的香料使身体散发香味;在中世纪,阿拉伯科学家发明了蒸馏技艺;到19世纪,浓缩的乙醇可以用来制造酊;在20世纪初期,溶剂提取的技艺已经可实施了。 如今的技艺能够从天然原料中提取或分离某种单个的化学物质。然而,虽然这种物质占了主导地位,但还是会附带地含有原材料中的其它物质。因此,一般说来,提取的原料越纯,则越昂贵。因为其它杂物会改变香水的质量。

在香水业,天然这个术语指的是原料的来源及物理提取方式,而并非某种物质如何与其来源物相似。

人工香料是经过化学反应获得的物质,原料通常是石油或松节油。一些人工化学制品可以从自然中分离或只能以人工合成方式产生。

自从由化学反应可以获得人工香精的技术产生以来,大量的人工香料随之诞生,而它们各自的纯度各异。众所周知,增加纯度即意味着提高成本。非纯杂质会影响香味质量,化学反应中残留物也会产生影响,因为其中有些物质反应程度强烈,会影响物质的安全性。现代香水中大多数化学成分都是人工合成的。人工香料的使用日渐广泛,毋容质疑,人工合成香料要比调制天然香料更经济。

对天然和人工香料的划分并非十分绝对。一些化学物质既可以人工合成也可以自然提取。虽然基本物质的化学结构是相同的,但其它附带品使天然和人工香精的香味质量有所不同。

经过化学处理的天然香料,可以归入天然类;但事实上它并非完全源自天然。产品标准化程度、甚至其原料贵贱经常成为区分原料是天然与否的标准。这种情形下,问题也随之出现:那就是,许多原料冒充是天然的,可事实并非如此。更深的问题在于很难区分一种原料是人工还是天然属性。

自从有了气相色谱技术后,分辨一种物质是天然还是人工原料已不成问题。一些公司利用高新技术来确认一种原料是化学原料还是生物原料。这种测试用在香水原料上似乎有点大材小用,但是天然与人工原料相抗衡的市场价值,势必要求这种验证。举例来讲,一公斤人工合成的乙醛可能能卖47美元;而买同样重量的天然乙醛要花费500美元左右。

香脂(Balsam) 香脂是能散发出香味的树和灌木的树脂,也叫香胶。在现代香水业中,常用的有秘鲁香脂、妥卢香脂胶、苦配巴香脂,还有安息香料等。它们的形状为黄色至苍棕色稍带粘稠的液体或结晶体,所散发出来的香味都有点香草香精的味道。

香柠檬油(Bergamot) 产于意大利,是从香柠檬树的果皮中提炼的橘子味的香油,愉快、凉爽、芳香的香气,青香带甜的果香,有清灵新鲜之感,33%的女用香水用到了这种原料。

苦柑橘(Bitter orange) 这种香油是压榨果皮得到的,苦柑橘树也叫毕加莱特橘树。这种橘树可以提炼出橙花油、橘花油和果芽油。从苦柑橘树的花朵以蒸馏方法提取,其香味混合了辛香和甜蜜的果香。大约12%的现代香水用到它。

乳香(Frankincense) 是从阿拉伯南部和索马里地区生长的一种小树上得到的胶状物。从古代开始就是相当重要的香料,至今还在运用。它大约出现在13%的现代香水中。

波斯树脂(Galbanum) 一种胶状香料,是从生长于伊朗的茴香类植物中提取的。它的气味是温暖、脂般的辛香,混合了绿叶和麝香的味道。

茉莉(Jasmine) 是在香水业中地位仅次于玫瑰的重要植物。香气细致而透发,有清新之感,为鲜韵花香,现代香水中的80%的都要用到它。其品种很多,西班牙茉莉也叫皇家茉莉,是16世纪以来欧洲最常用的品种。一英亩(约0.4公顷)土地的茉莉可产500磅(约0.45公斤)茉莉花,但绝对产量很低(大约0.1%),因为茉莉花必须在清晨还被朝露覆盖时采摘,如果被阳光照到,就回失去一些香味,所以茉莉也是最昂贵的香水原料之一。

劳丹脂(Labdanum) 劳丹脂也叫半日花脂,来源于中东一种岩蔷薇属的植物叶子。在香水业中地位重要,强烈的膏香,稀释后与龙涎香很相似,而且香味持久,很有价值。在现代香水中可以占到33%的比例。

熏衣草(Lavender) 最常见的香料之一。其花朵提供一种鲜嫩的绿色、清爽花香。一公顷熏衣草大约可以出产15磅香油。

柠檬油(Lemon) 柠檬油不仅用在香水里面,也用在调味品里面,具有浓郁的柠檬鲜果皮香气,香气飘逸但不甚留长。约1000个柠檬可以提炼出1磅柠檬油。油是从果皮里面压榨出来的,亦可水蒸气蒸馏而得。它被用在很多品质优良的香水里,多数是为了使香水的前调更具有清新感。

幽谷百合(Lily of the Valley) 早期的百合花香只有把花朵和蜜油调和在一起才能得到,现在也只能通过提纯而得到凝结物,却不能制成精华油。于是人们用化学合成方法获得了有史以来最雅致的百合花香味,该化合物被称为铃兰(Muguet)。因其具有雅致的百合花香味而成为幽谷百合的替代品。大约14%的现代优质香水或多或少用到它。

没药(Myrrh) 从没药树上收集的胶状物质,产于阿拉伯、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等地,很早以前它的重要地位就不只体现在香水上,它还有药用和防腐的功效。其香味颇似凤仙花,而且留香持久。没药油为淡棕色或淡绿色液体,在现代的香水中用到它的比例大约是7%。

奈若利橙花油(Neroli) 从苦柑橘树的花朵以蒸馏方式提取, 奈若利(Neroli)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位16世纪的意大利王子。见苦柑橘(Bitter orange)词条。

橡树苔(Oak moss) 从橡树、云杉和其它生长在欧洲和北非山区的树木上采取。长期储藏会增加其香味,香味有泥土、木材和麝香的混合气息,持久性好。约占当今的香料的三分之一。同类型的还有树藓。

香鸢尾花油(Orris) 室温下为浅黄至棕黄色固体,香气平和留长,是蜜甜香中的隽品,散发着紫罗兰般的香味,由储藏了两年的鸢尾花的根茎经过提炼而成的。其独特之处是可以使别的香味得到特别的强化。在不少一流的香水中都能找到它。

广藿香(Patchouli) 来自远东的薄荷味香料,是植物香料中香味最强烈的一种,通常用于东方调香水中。其香气浓而持久,是很好的定香剂。在蒸馏之前,原料要先经过干燥和发酵过程。因为带樟脑样的香味非常浓烈,所以香料每次的用量要有严格控制。香油中独特的辛香和松香会随时间推移而变得更加明显,这是已知植物香料中持久性最好的。它第一次引起欧洲人的注意是在19世纪,那时印度商人带来的披巾上散发出这种香味,并很快成为时髦的香型。现在有三分之一的高级香水会用到它。

玫瑰(Rose) 是一种宝贵的香料,属于香水业中最重要的植物。被希腊女诗人莎孚(Sappho)称为花后。其品种很多,最早的品种是洋蔷薇,或者叫画师玫瑰,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五月玫瑰,原来是法国香水的专用玫瑰。保加利亚的喀山拉克(Kazanlak)地区出产大量的大马士革玫瑰。还有一些品种在埃及、摩洛哥和其它地方被培育出来。现在已经可以明确的有17种不同的玫瑰香味,通常情况下,总含有蜜甜香的甜韵香气,三甜合一,芬芳四溢,属花油之冠。提炼1磅的玫瑰香油或玫瑰香精需要1000磅的玫瑰花,纯香精的比例更是少而又少,只有0.03%而已。至少有75%的优质香水用得到玫瑰香油。

檀香(Sandalwood) 檀香油主要从产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檀香木屑和枝条中间提取,为黄色略带粘稠的液体,东方型香气,以迈索尔(Mysore)地区出产的最好,亦有产自澳大利亚的檀香油。这种树是寄生的,根吸附在别的树上。檀香油是制作香水最值钱和最珍贵的原料,它的留香非常持久,在优质的香水里面大约有一半会用这种原料作为基础的香味。

零陵香豆(Tonka) 从安哥斯图拉苦味树皮和巴拉圭豆中提取,产于南美洲。当树皮和豆被香豆素的晶体覆盖以后,就可以用朗姆酒进行处理,它散发的气味很像刚刚割下来的青草。用零陵香豆制成的纯香精用在10%的优质香水里。

树藓(Tree Moss) 在美国树藓和橡树苔是一种东西。而在欧洲的香水业中树藓特指一种云杉的藓衣,提炼物的香味很像某种焦油。常用在馥奇香型的香水中,并且有良好的固香作用。

晚香玉(Tuberose) 俗称夜来香,它的香味被形容成晚间香花满园的芬芳气息,香气幽雅,这种花提炼出来的香油在20%的优质香水中可以找到,特别是清幽类型香水。纯香精的产量很低,每2600磅这种花朵只能产出7盎司(约28.35克)的香精,所以它比同等重量的黄金还贵。

香子兰(Vanilla) 香子兰油是从香子兰花蔓上的果荚里提炼出来的。原产于墨西哥和美洲的热带地区,提取前要经过发酵。气味甜蜜辛香,自被考迪(Coty)用于吸引(LAIMANT)之后,其在香水业中的运用越来越普遍,目前大约四分之一的香水用到它。

香根(Vetiver) 是从亚洲的一种热带草本植物库斯库斯(Khuskhus)的根茎中蒸馏得来的香油,为棕色至红棕色粘稠液体,有着泥土的芳香气息并且隐约有鸢尾草和紫罗兰的香甜。香气平和而持久,不仅可作为定香剂,还赋予干甜的木香。香根油出现在36%的优质香水中。

紫罗兰(Violet) 在香水中用到的紫罗兰有两个品种:维多利亚(Victoria)紫罗兰和帕玛(Parma)紫罗兰,前者质量较好,后者则更易生长。香油是从花瓣和叶子中提取的,但是因为成本比较高,现在大多数的紫罗兰香味是化学合成的。

香油树(Ylang-ylang) 在优质香水中有40%用了香油树的香油。特别地适用于茉莉、白兰、晚香玉、铃兰、紫罗兰等花香型香精,在香水香精中用它协调整个香气。这种从树叶中提取的香油来自东南亚,香气类似于大花茉莉,但更粗强而留长。开花2周以后,茉莉般的馨香才弥漫开来,这时就要立即将香味采集下来,所以蒸馏往往是在现场进行的。一棵树一年大约开22磅重的鲜花,而两磅重的香油差不多要用掉900磅的花朵。

香水这个词,从拉丁文per fumum衍生而来,意思是穿透烟雾。旧约圣经提到香水,通常指一种香料形成,这与拉丁文定义相符。

14世纪,第一批现代香水被创造出来,它由一种香精和酒精混合而成,这是应匈牙利的伊丽莎白女王之命而研制的。

15世纪至19世纪末,意大利人广泛使用了香水。16世纪还出现了浓烈的动物脂香味,随后很快流行到法国、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

到了1709年,意大利约翰.玛利亚.法丽纳在德国科隆用紫苏花油、摩香草、迷迭香、豆蔻、薰衣草、酒精和柠檬汁制成了一种异香扑鼻的神奇液体,被人称之为“科隆水”(“古龙水”)。当凯萨琳.德.梅迪西(Catherine de Meidici)嫁给法兰西的亨利二世时,她带着她的香水调配师来到法国,开设了第一家香水店。路易十四嗜香水成癖,成了“爱香水的皇帝”。路易十五时期,蓬巴杜夫人和杜巴莉夫人对香水的喜好不亚于对服装的兴致,于是每个人的饰物和服饰,乃至整个宫廷都香气四溢,被称为“香水之宫”,整个巴黎也成了“香水之都”。另一位香水迷是拿破仑。征战期间,他一天用掉12公斤香水(“法高纳尔”),当他被放逐到岛上时,香水用光了便自创薄荷制造香水,称为eau de toilette,成为日后的香水典范。约瑟芬皇后对麝香情有独钟,以至留下了“麝香皇后”的美名。

19世纪下半叶起,由于挥发性溶剂取代了早期的蒸馏法尤其是人造合成香料在法国的诞生,使香水不再局限于单一的天然香型,香水家族也由此迅速壮大,并奠定了现代香水工业的基础。

20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人们从维多利亚时代解放出来,香水正好反映了当时崭新的自由风气。因为战争的关系,女性人口要比男性人口多出近二百万。20年代,妇女的服饰、香水、形象都发生了从古典走向现代的变化。这一切,法国时装大师夏奈儿(Chanel)功不可没,她创造了世界上第一款加入乙醛的香水——Chanel NO.5。这款经典香水飘散着清爽淡雅的芬芳,体现出新时代女性的自立和理性精神,使身穿职业装的妇女庄重而迷人。另一款加入乙醛的香水Arpegn,汇集了60余种花香、果香和木香,其香味高雅不凡、清新脱俗。法国著名的娇兰(Guerlain)化妆品公司推出首款东方香型的香水,表现出奔放的激情和成熟的韵味。此后,散发着东方香料和东方植物奇异香味的香水深受妇女喜爱。

40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明显地影响了香水生产,法属印度和东印度群岛及香料供应国因为战争而中断生产,因而刺激起商人自制香料。战后,香水业迅速发展,新鲜的花香给饱受战争之苦的人们以深情的慰藉。尼娜.里奇(Nina Ricci)的香水比翼双飞(LAir du Temps)仿佛送给人一束晨露中摘取的鲜花。1947年,法国大师迪奥(Dior)推出了他的服装惊世之作——“新风貌”(New Look),同时推出他的香水迪奥小姐(Miss Dior)。被称为“新风貌”的衣裙妩媚如花,“迪奥小姐”的芬芳温謦优雅,真正使战后的妇女再现芳华。

50年代的雅丝.兰黛(Estee Lauder)女士结合当时的文化,为香水带来了戏剧性的影响。1952年雅丝.兰黛公司推出朝露(Youth Dew),这飘逸着花果清香,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香水,让人感到轻松、随意,从此打破了只有在隆重场合才使用香水的惯例。

60年代的青年反叛思潮兴起, 摒弃传统称为时尚。香水也开始追求前卫风格,出现了异彩纷呈的流派。

70年代,女权运动高涨,女士们开始脱下裙装,换上长裤、涂起男士用淡香水。富于清凉柑橘味的Eau Sauvage最受时髦女性的青睐。迪奥公司的Diorelle和香奈儿公司的Cristalle相继问世,带给妇女新感觉。表现妇女高雅风格,别致不凡的Chloe、Oscar、Noire也颇受欢迎。这个时代,香水中的杰作当为伊夫.圣罗兰(YSL)的鸦片(Opium),散发出诱人的东方之香,其名称惊世骇俗。雅丝兰黛在1978年推出的白麻(White Linen)加入了茉莉、玫瑰、铃兰和柑橘等香料,成为高贵而爽朗的香水,让人醒觉到香水也可以是日常用品,并非特别场合才可以使用。

传统回归、情思怀旧的80年代,也是香水创新的年代。雅皮士的智慧、富有和才华,使香水成为炫耀身份的象征。人们推崇香水味儿先人而至的豪华气派。毒药(Poison)香水弥漫着浓郁的芳香,吸引着无数成功的女性。女用的香水香气袭人,花团锦簇,男用香水也不再局限于清爽的淡香水。美国的服装名师拉尔夫.劳伦(Rauph Lauren)的马球(Polo)从包装到富有男性魅力的芳香,都让人感到强健的活力。此时的香水,往往是一个品牌两种香型,一种是男用(for men)、一种是女用(for women)。80年代香水的设计,似乎在探索人生哲理。美国服装名师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推出香水三步曲:迷惑(Obsession)、永恒(Eternity)及逃逸(Escape),就象是在用芬芳陈述他对人生的看法,从沉迷走向大彻大悟。1985年雅丝兰黛推出美丽(Beautiful),并提出香水的选择是很有个性的,涂香水的作用是与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个人感受和魅力。3年后,雅丝兰黛又再次推出尽在不言中(Knowing),馥郁的香气更是让人无法忽略涂香者的存在。

对于90年代的香水潮流,法国著名香水师Jacques Cavallier如是说:“80年代曾是浓郁香水的天下,但到了现在,女性已对刺鼻的香味厌腻了,因为她们认为,自己勿须浓浓香气吸引别人对她的注意,

考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